『農民日報』為了綠水藍天的承諾,土壤消毒技術體系十年創新不凡路
| 來源-農民日報 | 作者-農業行業甲基溴淘汰項目辦公室 | 2017-09-21

 

 

項目首席技術顧問曹坳程講解番茄土壤消毒技術。

氯化苦土壤熏蒸作業現場。

土壤熏蒸后豐產的生姜亮相中國國際農產品交易會。

    種地會影響臭氧層嗎?是的,如果你用甲基溴熏地的話。
 
    曾被世界公認為最好的熏蒸殺蟲劑之一,從上世紀40年代開始,甲基溴便被廣泛應用于土壤熏蒸、糧食倉儲、建筑物熏蒸和檢疫消毒等領域。后來因被證明對臭氧層有明顯的破壞作用,在1992年哥本哈根召開的《關于消耗臭氧層物質的蒙特利爾議定書》締約國第四次會議上,被列入受控物質。
 
    中國作為發展中的農業大國,自2003年4月22日批準了《蒙特利爾議定書》哥本哈根修正案以來,一直致力于甲基溴的淘汰工作。2008年起,國家農業部、環境保護部和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共同啟動了農業行業甲基溴淘汰項目,這項被譽為“農業行業女媧補天行動”的項目旨在保障農業產業發展和農民增收的基礎上,尋求甲基溴替代產品和綜合技術替代措施,最終實現農業領域淘汰甲基溴(除必要用途豁免外)的目標。農業部科技教育司作為具體實施單位,迅速行動,專設農業行業甲基溴淘汰項目辦公室,協調地方政府、科研院所、社會企業、農戶等各方力量,在山東安丘、萊蕪、青州、壽光、萊州、龍口和河北滿城、順平、徐水、清苑等地,開啟了一場長達10年的履約征程。
 
    10年來,農業部科技教育司和農業部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總站在農業部種植業司、農業部農藥檢定所、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和中國農業科學院等單位的支持下,通過建立農業行業甲基溴替代技術體系,按照中國政府的承諾圓滿完成了農業行業甲基溴淘汰任務。同時建立了適合我國國情,以科學防控土傳病蟲害為目標的土壤消毒技術體系,為高效經濟作物綠色發展提供了環境友好型植保技術支撐;推動了土壤熏蒸劑管理政策的出臺,規范了土壤消毒技術應用,構建了產學研一體化的土壤消毒行業發展機制;形成了政府引導、科技支撐、企業主導、農民參與、協會系統推進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實現了可持續履約、農民增收和產業綠色發展三贏的新局面。
 
    保護臭氧層,從補貼農民“藥瓶子”開始
 
    處暑前后,玉米正當熟的季節,河北滿城縣的鄉村卻沉浸在一片耕種的繁忙之中。早在一個月前,種植草莓的農戶便根據自家土地的情況,陸續使用氯化苦或者棉隆(兩種甲基溴替代品)進行了一次徹底的土壤熏蒸,一些環保意識更強也更舍得投入的農戶還追加了一道增施微生物肥的程序,對土壤進行活化。
 
    滿城草莓種植歷史悠久,1986年被農業部命名為“全國優質草莓生產基地縣”。然而隨著土地的多年耕種,重茬帶來的土壤病害也嚴重困擾著這里的農民。
 
    “隨著我國農業規模化、集約化發展,特別是設施農業快速發展,土傳病蟲害的問題越來越突出。土傳病蟲害危害很大,一般造成農作物減產20%-40%,甚至絕收。”農業部科技教育司資源環境處處長閆成介紹,采用熏蒸劑進行土壤消毒是有效措施之一,而甲基溴是效果最佳的。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甲基溴淘汰工作開始了。
 
    “甲基溴使用起來非常方便,農戶自己就能操作。把要熏的地蓋上塑料薄膜,隔著塑料薄膜將裝有甲基溴的易拉罐打開就可以了。”河北農業環境保護監測站研究員李冬梅說,關鍵是甲基溴對真菌、細菌、病毒、昆蟲、線蟲、雜草等都有很強的殺傷力,熏完后還能減少后期氮肥和農藥的用量。草莓長得個頭又大又漂亮。
 
    甲基溴淘汰項目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讓農戶不再使用甲基溴,現實當中最大的阻力恰恰也是來自于農民。
 
    山東萊蕪市農業局局長陶務瑞說:“以萊蕪為例,人均耕地不足一畝,年年就靠種大姜。種苗化肥農藥加在一起,投入就是幾千塊錢,萬一地熏了效果不好怎么辦?一開始我們下鄉推廣氯化苦,農戶聽兩耳朵就走了。有的過來問問,也說甲基溴用得好好的,干嘛再去用這個新東西。”
 
    然而按照《中國甲基溴淘汰國家方案》,中國需在2015年1月1日前淘汰農業生產領域890噸甲基溴的消費。為此,國家項目辦結合不同地區農村的實際情況,采取了淘汰消費與生產控制同步的策略,制定了淘汰時間表、路線圖,以保證項目任務分批次穩步落實。
 
    2008年起,國家對甲基溴采取配額生產管理,從源頭上控制甲基溴的供應。
 
    與此同時,一場補貼農民“藥瓶子”的替代行動也大范圍地開展起來。
 
    “農戶使用甲基溴無非是三個方面的原因:一是便宜,二是效果好,三是使用方便。項目就從這三方面尋求突破,給農戶提供免費的熏蒸服務和帶補貼的藥劑。再補貼給農民一部分農膜,從而吸引農戶。”河北省農業環境保護監測站站長張秋生說。
 
    一堵一疏,2008年底,甲基溴在農業生產上的應用如約減少了200多噸。與此同時,可持續淘汰機制和組織架構也緊鑼密鼓地搭建起來。由于甲基溴在農業生產上的應用主要集中在河北、山東兩個省份,項目選擇河北省農業環境保護監測站,以及山東省農業環境保護和農村能源總站作為地方項目承擔機構,與地方農業廳共同組成地方項目領導小組,具體負責組織實施本地區土壤消毒技術推廣應用、農民培訓、宣傳引導等活動,從組織結構上搭起了履約的基本框架。
 
    科研創新,履約和農業產業綠色發展的第一推動力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中國政府高度重視保護臭氧層公約的履行。農業行業甲基溴淘汰項目彰顯的就是我國對國際社會的大國承諾。”環境保護部環境保護對外合作中心處長王開祥說。
 
    然而,由于國內土壤消毒起步較晚,使用甲基溴的作物又多為小宗作物,并沒有受到社會足夠的重視。項目啟動之初,一些作物甚至沒有任何土壤熏蒸劑方面的登記,因此市面上可供農民選擇的替代品寥寥無幾。
 
    為此,項目辦專門聘請中國農業科學院植保所農藥室主任曹坳程擔任首席技術顧問,鼓勵科研院校和企業開發替代技術,登記新的替代藥品,研發系列施藥機械。
 
    這項工作相當不易。原因在于,同一種替代品,對于不同的經濟作物,效果就可能相差很多。加上我國南北地域差別大,平原丘陵、黃坡黑土,土壤的成分各不相同,導致了同一種替代品在同一種作物上的效果也不盡相同。
 
    “另外,不同的氣候條件、不同的耕作系統、不同的播種收獲時間,都增加了替代品尋找的難度。”山東萊蕪市農業局植保站站長呂華說。
 
    為了加快科研進度,國家項目辦協調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市植保站、山東農業環境保護和農村能源總站、河北農業環境保護監測站等組成了科研攻關協作組,除了固定的試驗田,農戶的地里也開始進行對比試驗,大量一手的科研數據被記錄下來,成為了后來標準化操作規程制定的寶貴資料。
 
    寒來暑往,斗轉星移。通過持續不斷的努力,不僅明確了我國高附加值作物生產中重大土傳病害的病原物發生、傳播及流行規律,建立了相應的快速診斷方法;篩選出了對靶標病原滅殺活性高、對食品安全及對非靶標微生物干擾小的熏蒸劑,包括氯化苦、棉隆、硫酰氟、二甲基二硫、辣根素等一系列土壤消毒替代產品;還根據我國農業特點,開發了注射施藥技術、混土施藥技術等多種土壤消毒技術;研發了火焰消毒、臭氧消毒等新型機械。通過集成組裝,形成了以“重要病原物快速檢測技術為先導、土壤熏蒸技術為核心、病原物源頭控制為重點、強化中后期管理為必要補充”的高附加值作物土傳病害全生育期綜合治理技術體系。
 
    這套技術體系并不直接作用于作物,而是進行無殘留的綠色土壤處理,可以很好地解決多種作物土傳病蟲害問題。在此基礎上,2011年農業部撤銷了甲基溴在草莓、番茄、黃瓜等作物上的登記,宣告我國淘汰了甲基溴在上述作物上的應用。
 
    2015年,中國農業行業累計淘汰甲基溴890噸,圓滿完成了《蒙特利爾議定書》制定的全部淘汰任務。
 
    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在項目推進的過程中,生姜產業異軍突起,生姜土傳病蟲害問題也凸顯出來。而當時生姜上登記的只有氯化苦一個合法替代品種,對根結線蟲無法實現有效抑制。鑒于沒有經濟可行的替代技術,為了避免禁止甲基溴使用后對地方產業造成毀滅性的打擊,國家項目辦制定了《甲基溴關鍵用途豁免國家戰略》,并于2014年開始向聯合國臭氧層保護秘書處提出申請,為部分根結線蟲病害嚴重的生姜產區爭取到了一定的豁免量,也為替代技術研發和產業持續發展贏得了時間。
 
    與此同時,國家項目辦還與農業部農藥檢定所通力合作,加快了甲基溴替代品的相關登記工作,探索建立了特色小宗作物登記資料申報綠色通道。許多省級農藥檢定機構也主動申請省內財政專項,用于組織開展轄區內特色小宗作物用藥登記試驗,引導企業積極參與。
 
    隨著項目的推進,以及防治生姜線蟲病有效藥劑二甲基二硫的篩選成功,國家項目辦綜合考慮履約形勢及國家對高毒農藥逐步淘汰戰略,定出了農業行業甲基溴最后淘汰時間表,承諾2019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甲基溴在農業生產上的使用。
 
    形成合力,打通科技推廣“最后一公里”
 
    甲基溴淘汰項目,看起來是淘汰一種藥品,更重要的則是推廣更環保、更生態的土壤消毒技術。
 
    然而在中國,就像任何一個涉及農村的項目一樣,甲基溴淘汰項目也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即小塊農田的家庭經營,及其帶來的農技推廣“最后一公里”難題。
 
    尤其是項目剛開始那幾年,農民對土壤消毒的認識整體上都很低。有一次國家項目辦在北京郊區進行技術推廣,針對根結線蟲和土傳病蟲害問題進行土壤消毒示范,附近農民都過來看,一位老農就跟項目辦講,自己種了50多年地,第一次看到這樣防治重茬病害。
 
    也是從那時起,一場規模浩大、歷時彌久的土壤熏蒸技術培訓在各地開展起來。為了增強宣傳推廣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國家項目辦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推廣服務體系。山東省、河北省項目承擔單位組織成立了項目工作領導小組和辦公室,各項目區分別成立項目領導小組和辦公室,形成了國家、省、項目區通力合作抓推廣的聯動機制。
 
    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邀請環境保護部環境保護對外合作中心、農業部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總站、農業部農藥檢定所、中國農業科學院等單位的專家,就世界甲基溴替代情況、土壤消毒技術,國內土傳病蟲害防控知識等進行講解,強化各級管理及推廣人員對甲基溴替代及土壤消毒重要性的認知。
 
    與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地方植保站等合作,不斷舉辦土壤消毒技術培訓班,將農經作物主要種植區的市縣區農業環保部門、植保部門管理人員,替代品生產企業、經銷商,農民合作社、種植大戶等聚集到一起進行強化培訓,了解農業行業發展形式,掌握土壤消毒新技術。
 
    利用中國國際農產品交易會的契機,開展土傳病蟲害防控展區,展示蒙特利爾議定書多邊基金支持下,我國農業行業甲基溴淘汰項目開展以來取得的豐碩成果,介紹中國的土壤消毒技術、土壤消毒的潛在作物及土壤消毒技術效果,擴大甲基溴替代和土壤消毒的影響力。
 
    以抓好示范戶和示范區建設為核心,基層農技員對口服務,通過用事實說話和老百姓口口相傳的方式,促使甲基溴替代品和替代技術向田間地頭延伸。
 
    示范推廣就得找到典型。山東安丘市農業局植保站站長孫洪全說:“我們那里有一個農民,那年姜瘟病特別厲害,我們就去跟他商量把他的兩畝麥子翻了一畝,土壤消毒之后種上姜。一開始那個農民說‘沒聽說過,氯化苦還能管用?光聽說甲基溴管用,別忙活一頓連麥子的收成都趕不上。’后來一測產,畝產1萬多斤,農民高興地說‘早知道效果這么好,另外一畝麥子也翻了。’從那以后局面就打開了,那一片兒的老百姓經常給植保站打電話,要求用氯化苦熏地。”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將近十年的時間里,項目在全國十余個省份開展了試驗示范,共舉辦培訓班116期,培訓農戶3萬余人次。這種無縫隙、全方位地宣傳推廣幾乎覆蓋了項目區的所有農戶,使得農民不再對土壤熏蒸陌生。尤其是在河北省和山東省的項目區,替代產品和技術已經基本替代了甲基溴的使用,成為項目區農民高效經濟作物綠色生產的主導技術。
 
    除此之外,國家項目辦還有意識地將防治溫室病蟲害的生物制劑、嫁接技術、利用自然天敵等病蟲害防治手段引進到項目區農業生產中,各地土傳病蟲害的防控能力進一步增強,客觀上也促使農戶擺脫了對甲基溴的單方面依賴。
 
    2010年,山東省將“甲基溴替代技術研究與示范”列入省財政支持農技推廣創新項目,同時將氯化苦、棉隆等土壤消毒技術列入省質量技術監督局標準制定計劃;2014年,在國家擬立項的行業科技項目中,涉及土傳病蟲害的就達11個;2016年,菜田土壤消毒等4項技術成為山東省高效特色農業平臺項目中的主推技術……
 
    這些都意味著,我國農業行業淘汰甲基溴,在更廣闊的層面上,從“被動應對”進入了“主動進攻”的新階段。
 
    一個項目,一場農業生產方式的變革
 
    甲基溴淘汰項目實施的十年,也是我國土壤健康修復產業從無到有逐漸壯大的十年。在這十年里,項目的持續推進為市場發育提供了條件,社會化服務組織不斷涌現,土壤健康修復產業鏈條逐步搭建,一場關乎農村生產方式和組織方式的變革也隨之而來。
 
    這場變革,可以從安丘農村的變化中得到印證。
 
    作為我國生姜主產區,安丘生姜種植面積已達20萬畝。如今走在這里的鄉村,尤其是霜降過后或者來年開春土地解凍之后的那段時間,就能看到帶著專業機械的土壤熏蒸服務隊的身影,刷有“土壤健康修復”字樣的宣傳車和操作車也忙著走村串巷,就如城市里的快餐服務一樣平常。
 
    “我們負責把農戶土壤熏蒸方面的信息采集上來,再在專業技術人員的指導下,組織專業的熏蒸人員給農戶把地熏上。”安丘凌河鎮劉家莊子村村民、安丘供銷農資公司土壤熏蒸加盟店店主王振興說,“老百姓都非常相信我們,村里1000多畝姜地,幾乎都用這種方式來熏。”
 
    “小農分散種植,再好的技術也很難完全落實,這也是制約我國農業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瓶頸。加上現在農村都是上年紀的老人,空心化問題突出,也需要這樣的專業化服務。”安丘市農業局植保站高級農藝師辛增英說,“土壤消毒社會化服務很好地解決了誰來種地、怎么種地的問題,可以說是顛覆了傳統農業的生產方式。”
 
    如今在安丘,土壤熏蒸服務逐步完善為“農戶提出土地熏蒸需求-特許服務加盟店勘察受理-熏蒸服務公司匯總上報-公安、安檢部門備案審核-熏蒸服務公司制定作業方案,配送藥械-專業人員、車輛運輸-特許服務加盟店聯系需要土地熏蒸農戶-專業服務隊熏蒸作業-儲備庫回收專儲-建立電子檔案跟蹤服務”的系列工作法,100多個“氯化苦特許服務加盟店”的觸角延伸到了每一個村鎮,360名專業技術人員組成的服務隊隨時為農戶提供專業化服務。
 
    在項目帶動下,山東萊蕪、壽光,河北滿城,以及北京等地的土壤熏蒸服務組織也如雨后春筍般發展起來。專業化的服務使得替代品的效果最大程度呈現,改變著農戶行為的偏向。據萊蕪市寨里鎮一些農戶介紹,就是因為村里有專門的土壤熏蒸服務隊伍,村民們更喜歡使用氯化苦或者棉隆來熏地,因為這樣既省時又省力。
 
    “服務業發展本身就是地區經濟繁榮的象征。對于純農業區來說,這還意味著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型升級的可能,不僅使得農業生產朝著更加專業化、精細化的方向發展,促進農業提質增效,還能把更多小農引入現代化的軌道,讓原本守著‘一畝三分地’的農村勞動力解放出來。”山東省農業環境保護和農村能源總站站長曲召令說,“從這個角度來看,甲基溴淘汰項目的實施為千萬小農納入現代農業軌道蹚出了一條新路子。”
 
    “甲基溴替代是一項重要的環境履約行為,更是一項支持農業綠色發展、造福百姓的事業。項目為土壤消毒行業的發展創造了有力的政策和技術環境,從長遠來看必須建立一套有效的市場機制,撬動市場的力量,保證履約成果的可持續。”國家項目辦常務副主任王全輝說,“所以,項目統籌各方面的優勢,推動建立以市場化導向為主的引導機制和補貼機制,為甲基溴替代品登記研發及土壤熏蒸社會化服務組織創造良好的發展條件。”
 
    2015年,在國家項目辦推動下,中國農業生態環境保護協會土壤消毒分會成立。作為土壤消毒行業相關單位和人員的合作交流平臺,該分會主要致力于我國農業高附加值作物的土傳病蟲害科學防控,推動環境友好型農業的發展,同時為我國農業的綠色可持續發展獻策。
 
    “分會的成立標志著中國產學研一體化的土壤消毒行業發展機制構建起來,對于中國土壤消毒行業來說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土壤消毒分會理事、濟南兆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丁兆龍說。
 
    “甲基溴淘汰項目放大效應明顯:一是帶動了一批新型經營主體快速發展。二是提高了農產品核心競爭力。三是促進了技術研發和行業科技進步。四是加快了農業增效農民增收步伐。”農業部科技教育司資源環境處調研員曹子祎介紹。
 
    目前,甲基溴替代品及替代技術已在我國生姜重要產區得到了廣泛應用,2015年應用面積達7萬畝,有效解決了生姜姜瘟病、莖基腐病、癩皮病等問題;在重要的草莓產區應用面積達兩萬多畝;在三七、人參等作物上也有一定的應用,每年創造的經濟效益超過40億元。
 
    “人類只有一個地球,保護她是我們共同的責任。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甲基溴淘汰項目正是秉承這一理念,堅持綠色與發展同步,在甲基溴淘汰過程中,推動了新技術的應用,解決了農民生產上的困難,對綠色農業生產也有很明顯的促進作用。”農業部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總站副站長王久臣說,“2019年1月1日起,我國將全面禁止甲基溴在農業生產上的應用。但是綠色農業發展的步伐還將進一步加強。農業行業將一如既往,本著綠色、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原則,致力于以實際行動推動各方面積極的改變,保護地球環境,修補臭氧層空洞。與國際社會一道,共同為建設生態美好的地球家園而努力。”



頂部
關于我們 ABOUT US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 站內留言 | 友情鏈接 LINKS | 站點地圖 | 網站捐贈 DONATION
Copyright © 2007 - 2019 www.ebwybm.live 農藥導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9013243號
2019平特藏宝图